返回列表

为什么会有贫富差异

默认分类 2018/05/24 12:15

最近在知乎上看到一个很有趣的问题:房间里有100个人,每人都有100元钱,他们在玩一个游戏。每轮游戏中,每个人都要拿出一元钱随机给另一个人,最后这100个人的财富分布是怎样的?

以下是三个不同的答案

我们不妨把这场游戏视作社会财富分配的简化模型,从而模拟这个世界的运行规律。

我们假设:每个人在18岁带着100元的初始资金开始玩游戏,每天玩一次,一直玩到65岁退休。“每天拿出一元钱”可理解为基本的日常消费,“获得财富的概率随机”是为了……嗯……简化模型。以此计算,人一生要玩17000次游戏,即获得17000次财富分配的机会。

下面我们来回答一下。

在上述规则下,游戏运行17000次的结果如下图所示:

(说明:1.上图中横轴标签代表一个玩家的编号,柱子的高低变动反映该玩家财富值的变化。2. 当某人的财富值降到0元时,他在该轮无需拿出1元钱给别人,但仍然有机会得到别人给出的钱。)

可以看到,每个玩家财富值的变动是极为剧烈的。为了方便描述整个社会财富的分配状况,我们又按照财富值的排序做了下图:

(说明:上图中横轴标签代表玩家排序(非编号),排序越高的财富越多。初始时所有人的财富值相等,随着游戏的进行,财富值差距越来越大。)

没错,财富的分配接近于幂律分布(结论只是程序模拟,而非数学精确求解)。最后,社会将有很少的富人和很多的穷人:

就这样,大部分人的钱跑进了少部分人的口袋里。即使在最公平的规则下,世界依然展现出了残酷的一面。

在此基础上,我们又设计了更多的情景,同样用程序进行了模拟。

允许借债会让世界变得好一点吗?

在现实社会中,情境会更复杂一些。比如说,当我们没钱了,还可以找亲友、找银行、找投资人借债,说不定哪天就东山再起了呢。在允许借债的情况下,游戏结果如下图所示(排序后结果):

结果表明:

没错。借债虽然能让我们在走投无路时多一些周转余地,但最终会让穷人变得更穷。

屌丝真能逆袭吗?

我们以所有玩家财富值的标准差来衡量社会贫富分化程度,按时间序列做出图来长这样(说明:横轴表示游戏轮数,纵轴表示社会财富的标准差)

可以看到,游戏早期的标准差变动最为激烈,而在6000-6500轮游戏后,标准差的变化趋于平缓,也就是社会财富分布的总体形态趋于稳定了。按照我们设定的游戏与人生的对应规则,这时玩家年龄为35岁。

这个结果告诉我们,35岁之前,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已经完全拉开了。

进一步看,如果一个人在35岁时破产,还有没有可能逆袭呢?

本次模拟结果中,有15个人在35岁的最后一天时处于破产(负债)状态,而他们在此后的财富值及排名如下图所示:

(说明:上图中的红色柱子为在35岁时破产的玩家,绿色柱子为其他玩家。红色柱子在纵轴上的高度变化表示其财富值变化,在横轴上的位置变化表示其排名变化。)

可以看到,当这15个人在65岁退休时,有7人仍然处于破产状态;有8人还清债务并有了财富积累,但离富豪仍有相当差距。

看来,以35岁为界,虽然破产以后,仍有一半概率回复到普通人的生活,但想要逆袭暴富,却是相当困难的。

所以,发财要趁早,大龄屌丝逆袭更像是一个传说。

** ** 富二代和普通人有什么区别?

在真实社会中,每个人的起点其实并不相同。总有一些富二代、富三代,在财富游戏的开始就占尽了便宜。这一点也应该被考虑到我们的模型中。

为了简化计算,我们假设只有两类玩家:90个普通玩家(设定同上)+10个富二代玩家。富二代玩家的初始财富是500元,他们在每轮游戏中需要拿出2倍的钱,同时获得财富的几率也是普通人的2倍。游戏结果如下图所示(排序后结果):

(说明:上图中的红色柱子为富二代玩家,绿色柱子为普通玩家。)

虽然这个分布形态与全是普通玩家的结果基本一致:top10和top20的富人掌握的社会财富比例和负债的人数比例都差不多,但是仔细来看,top5富人中的全部,以及top10富人中的7位都是富二代玩家。

我们在富二代玩家(红色线条)和普通玩家(绿色线条)中各选5位,绘制出他们的财富值变化图:

可以看到,富二代玩家中虽然也有“败家子”,但他们仍有很大概率将财富值维持在较高水平。富二代们和普通人生活在两个世界中,偶有交集而已。

没错,普通人要有极好的运气,才能到达与败家富二代相同的高度。

对富人征税会改变财富分布吗?

为了缓和贫富分化带来的诸多矛盾,在真实社会中有许多转移支付的手段,税收就是其中一种。

本轮游戏中,玩家的初始财富同为100元,每轮游戏中玩家获得1元钱的概率相等。但若被选中的玩家在该轮游戏时的财富值高于200元,则他只能获得60%的收益;而另外40%的收益将平分给财富值低于0元的所有玩家(相当于破产者的低保)。模拟结果如下图所示:

可以看到,在“税收+低保”的游戏规则下,社会财富分布仍然是高度极化的,区别只是基本消灭了破产者,同时富有的人没那么富了而已。

收税可以平缓世界的分化,但是并不容易改变世界的残酷本质(除非大大加强转移支付的力度)。

努力的人生会更好吗?

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,没有一飞冲天的发财运气,也没有腰缠万贯的爹,更不甘于吃低保。想要改变命运,我们只能选择自己更努力,去争取更好的生活。

我们假设每个玩家的初始财富仍然为100元,但有10人比别人加倍努力,从而获得了1%的竞争优势,即赢得收益的概率比别人高出1%,模拟结果如何呢?

(说明:上图中的红色柱子为更努力的玩家,绿色柱子为普通玩家。)

可以看到,社会财富的总体分布形态没有什么变化。但是,10位努力玩家中的9位都进入了富人top20!

是的,尽管最成功的玩家不一定是最努力的那个,但是努力的人大都混的还不错。感谢这个残酷世界还给我们留下一条生路。

看到这里,相信各位读者已经对这个问题有了自己的答案:  该如何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?

那就是 

努力

并坚持下去

相关阅读:

财富逆袭之路,是否已成为穷途末路?

来源:米筐投资(ID:mikuangtouzi)  作者: A先生

前言:

这两年阶层固化成了一个热门话题,底层的渴望阶层上流屌丝逆袭,中层的担心阶层不保被迫下流,顶层的要保持现有阶层忧虑黑天鹅事件(政治/法律/群众风险等),全民陷入焦虑。

阶层的晋升和巩固最重要的就是财富的增长和保值,虽然财富不完全等同于阶层,但却是阶层的重要指标和物质基础,很多情况下财富也就等同于阶层。若照此理论,财富逆袭/阶层晋升的路是否已走入尽头?


近四十年财富逆袭路径

改革开放近四十年,我国经济是一个从物资短缺到物资过剩、国内外势能差(人力成本/资本多寡/科学技术等)日趋缩小的过程,在此期间创造了巨大财富,许许多多的人由此得以在一代人之内实现财富逆袭。

其大致路径如下:

放松管制后的商品/服务贸易,小商小贩摆摊设点的兴起及随后体制内外价格改革产生的倒爷群体;

以“三来一补”为特征的沿海地区出口制造业(多为乡镇企业)的崛起;

到了九十年代前后,一批创品牌/搞技术/会营销的制造业(格力/海尔等)开始出现;

2000年后,因加入WTO带了近十年的外贸繁荣;

2003年后开始发力的房地产行业及稍前已经兴起的重化工业;

2008年后为刺激经济大干快上的铁公基基础设施建设及2012年后开始逐渐兴盛的互联网经济等等。

六七十年代及八十年代前期出生的人只要抓住其中的任何一波机会,都能实现财富的逆袭,因时代给予的机会如泉水般喷涌而出,受益个体千千万万。

如果稍微思索一下你会发现,越往前财富的逆袭越需要胆子大、敢闯敢干,越往后越需要技术/营销/人才及消费者分析研究。

是 的,财富逆袭越来越难——这也符合经济发展的规律:在物资匮乏的短缺经济下,只要有商品/服务就能卖的出去,因为消费者没得选择,所以凡是胆子大能突破约 束并能生产/提供商品服务的“能人”就可获得财富回报;而随着物资丰富乃至过剩,就需要由量到质的转变,并能提供个性化/高品质的商品或服务,而这绝非靠 胆量就能做到。

这也是当下实体不赚钱的原因:经营者要么抱着之前短缺经济的思路,要么提供的商品或服务不能满足消费者个性化的需求,要么找不到对口的消费者,要么商业模式没有创新,而要解决这些问题就需要更高素质的经营者——可能快速迭代升级的人毕竟是少数。

纵向比减少横向比增多

阶层固化、财富增长停滞是经济发展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——出彩的人毕竟少数,更多的是普罗大众,商品/服务量的增加相对容易,而其质的提高却要困难太多:优秀的商品/服务需要优秀的人去研发它,而天才有限产品研发创新的速度就会缓慢。

中国这四十年财富增长本应是缓慢的,是因为二战后三十余年的闭关锁国造成了国内外技术/资金/管理/生产上的巨大差距。

国外在第三次科技革命推动下一日千里,积累了大量先进的东西,通过对外开放并借助中国的人力成本优势,能引进和模仿现成的东西,根本不用费时费力的研发,拿来即用就好了,因此能很容易的增加商品/服务的数量,财富也就很容易的创造的出来。

现在这种国内外的势能优势消失,海内外越来越在同一水平线,能生产的/能满足的都已基本实现,已无现成模板可供学习了,此时的财富增长就需要自主研发创新来引领世界,而这是很难的——它既需要整体环境和配套体系,也要靠运气(出现类似瓦特/爱因斯坦/乔布斯似的天才)。

是的,现在财富逆袭的机会比过去减少很多,可以肯定是会越来越难。现在钱不好赚、财富增长慢是因为过去太容易了——而过去的四十年在历史千年的长河中是非常态的,不能把这种非常态看成常态和理所当然。也因为中国与东南亚/非洲等国家存在人力/技术/生产上的势能差,所以中国企业这些年都在把企业往这些地区迁移。

纵向比财富暴增的机会在减少,可此时与其他国家横向比却蕴含着众多的机会。相比西方国家动辄2%上下的GDP增幅,中国6%以上的涨幅已属高的了,并且中国的GDP总额全球第二,绝对增长额也不小,这期间就隐藏着巨大的财富逆袭机会。

中国人口规模优势、互联网技术和应用上的世界领先,能让没关系/没施展平台的优秀人才更能靠自己的实力实现财富的逆袭。

** **

财富转移成逆袭新路径

过 去四十年当中,虽然存在转移财富的逆袭之路——最早以体制内外的价格差倒卖物资、靠关系走后门的权钱交易、国企改制过程中的贪腐和内部人控制、骗补骗贷等 转移国家补贴等等,但不是主流(感觉是主流,是因为新闻为追求眼球的大幅报道),更多的是因为整体社会财富蛋糕做大了,每个人分配的机会和份额增多了,并 实现了财富暴增。

可这些年,我们明显感觉到在社会增量财富增幅变小的情况下,存量财富的再分配已成为逆袭的新途径——不管是非法的还是合法的。

一直就存在的坑蒙拐骗也在升级换代——以担保公司形式存在的民间借贷、以原始股/私募基金形式存在的非法集资、以互联网金融形式存在的P2P骗局、专门面向老年人的保健品/理疗蒙骗、各种形式的电信诈骗……

此 外就是因国家货币/财政政策造成的财富转移——国家刺激经济超发货币造成有贷款的人对不贷款的人财富转移、国家挺楼市拉经济造成买房的人/买大城市房的对 没买房的人财富转移、国家修高铁搞基建造成沿线城市居民对未经停区域居民财富的转移、国家造股票牛市产生原始股东/提前埋伏的人对后来接盘侠财富的转 移……

我们也能看到财富转移的大致原理:善于管理财富的人向不善于管理财富的人进行转移、大城市/中心城市/创新类城市居民向偏远地区/农村地区/小城市居民进行转移、持有资产的人向持有储蓄现金的人进行转移……

随着技术进步、产业/消费升级、互联网/新经济兴起,聚集了大量年轻人/技术知识精英/互联网新贵的行业、领域、城市获得了财富的核裂变增长,而过去传统的能源类/重化工类/轻工业类/制造业类行业和城市在逐渐的衰落,财富被一步步转移出去。


逆袭非常态,固化才是

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,****阶层固化财富稳固才是常态。这种社会稳定的状态被打破要么是因为群众革命/国家战争,要么是因为科技革命/体制改革。

历史上的每一次朝代更迭都是社会财富聚集到一小部分手中,通过革命进行财富再分配的过程,之后再聚集再革命,以此形成周期循环;历史上的每一次战争,都是社会财富争夺的过程,胜利者对失败者的争夺,社会财富的再次分配。

除了造成财富和人员重大损害的革命战争外,科技进步和体制改革对社会财富增加更有益——前面是存量财富的再分配,并造成了很大的牺牲;后面是增量财富的再创造,是在没有牺牲的情况下社会财富总蛋糕的变大,如蒸汽机革命/电力革命/信息革命,及中国近四十年的改革开放。

所 以在人类史中,更长的时间是阶层固化和财富稳定/聚集的状态,而财富的逆袭是周期性出现的,到了近现代,财富逆袭才以更文明的技术进步和体制改革来实现 ——但这种改变也不会是常态,因为它带有很强的运气成份,人类至今也就发生了三次技术革命,第四技术革命什么时候到来,谁也说不准——下次财富普遍逆袭的 机会就出现在下次科技革命到来之时,而在此期间,财富的逆袭只会是少部分人的事。

当普遍财富逆袭的局面逐渐消失,因我们已经适应了三五年财富大变样、“风水轮流转今天到我家”的好时代后,在逐渐步入正常化的过程中就显得很不适应——不管你是否习惯,这就是历史规律和今后的现实,我们也要面对一个阶层日趋固化和财富日趋稳固的年代。

后记:

1982年做了小商小贩,1992年下海经商做了企业、2002年做了外贸并开始买房、2012年进入了互联网行业,估计没一个人都能照此全部踏准财富的节拍,但只要踏准一次就够了——即使踏准了,更多可能也是运气而非有意为之。

财富逆袭虽不会再是普遍现象,但互联网的发展已能让信息更加对称,能让有才华/有野心/有技能的人更有逆袭的机会——他们本就应该获得,这是阶层固化的年代 里推动社会进步的积极力量。当然每一个时代都有众多逆袭的机会,当我们每每感叹十年前的机会多,殊不知十年后我们也会发出同样的感叹。